河拦居

这群人,和他们应得的命运之间

这个必须分享一下

第一眼看成了 数学不挂 于是暗暗生气了一波这炫耀

尚可听涛:

我事写作,原因无它:从小到大,数学不佳。
——汪曾祺

出轨小合集(又名我确实在外面有猫了

子贡倦于学,告仲尼曰,愿有所息。
仲尼曰,生无所息。

时间本身不能解决问题

让 - 保尔 . 萨特 戏谑bot:

“若是一直维持现状就可以救人的话,那你干脆喝下这瓶药水,变成不死之身吧。然后亲眼看着你的同伴一个个死去,看着你全力维持的现状被我们裹挟、破坏、席卷而去。”

改个名字
队长别开枪 我是MH套

有没有什么儿童画博主推荐鸭
也不一定是儿童画,那种色彩比较大块简洁,不需要渐变层次哒
🦀🦀

po个一个月之前的草稿…………以为自己会填坑系列

Po个今儿和 @将进酒重 聊瑟爹和叶子年龄差时的脑洞(手动甩锅. jpg)
瑟爹和叶子年龄差那么多,叶子可能不是他的第一个孩子,上面的孩子……夭折了。(好了,下面的部分不用看了)

咳咳,从叶子中心偏到了大王,最后……这是一篇王后中心的🙊

莱戈拉斯的诞生时,瑟兰迪尔并不是一个新手父亲。

他的长子去往曼督斯已经有八百六十八年了。小精灵的生命实在是脆弱,几支冷箭一道刀伤就在苦苦挣扎的夫妇手中取走了一条性命。

洛瑞安或许心中更苦涩些,瑟兰迪尔从战场上被抬回精事不省,医生向她委婉地下达了几遍病危通知,火龙这样的创伤只是一个未定的倒计时而已,只能寄希望于他万一能挺得到灰港。

这个心性坚韧的女精拒绝了一切放弃的建议,以丈夫的身体为战场,指挥了一场又一场战役。

她的丈夫在一个黄昏醒来,攥住她的手呕哑发不出可辨的声音。她找不到任何的语句来形容心中汹涌的感情,他们就这样拉着手,慌慌张张跑来的医生来忙前忙后的时候也没分开。

她一直没在他面前提他们的孩子,床上的人看起来受不住这个刺激了。她的心里同时也在哭泣,哭着想要一个人来和她分担丧子之痛,她也只是个心碎的母亲。

他清醒的时间一点一点变长了,开始呜咽着一点一点,像小孩子学说话那样发出模糊的语音。

他还像烧坏了脑子了一样,她暗自腹诽。脸上肌腱都露在外面了,还扯着总要笑得和个傻子一样,每次以抽动着作痛的神经僵住傻笑为终。还像个孩子一样依赖自己,她在心里摇摇头。
哦,我们的小叶子小时候都没有这么黏我。

在此之前她的人生,按照她的规划按部就班地推进,是,会有一点意外,像是嫁给了个国王之类的。但总的来说,因果严谨地在她的生命中运行。

直到现在,她在一千多岁的年纪失去了她的孩子,丈夫生命飘忽不定。她甚至不敢想未来,未来会怎样?叶子再也不会惹自己生气了,再也不会巡逻之后跑向自己,再也不会眯着眼睛笑了,再也不会抿着嘴巴梗着脖子被他爸爸训斥了。她也不敢想她的丈夫会怎样,什么时候能从床上起身,如果还能有那一天的话;如何继续维持他们的国家,是的,他们的,她不得不接受了这一份彩礼;她只敢提问,不敢作答。

时间慢得就像静止一样。慢到她宁愿忘了自己是怎样走过来的。

居然还真的慢慢变好了。

过了月余,床上的傻精恢复了他精明刻薄的样子。其他的地方一点一点也在变好。这个过程她忘记了,她宁愿是段空白。

他在人后还是那副恋母的傻样,每次惹得她想哭,看他蹒跚走过来像个小精灵一样。
她知道他的难过,对他笨拙的心意又感动又哀伤。她看到过他一个人轻轻摆弄叶子的东西,他们两个人还没能恢复到开诚布公地抱头痛哭。

后来就有孩子了,还叫叶子
他俩都不和叶子说叶子还有过一个哥哥,叶子也不知道

"最不屑一顾是相思"
阅读理解跑题选手觉得有种少年感……?